-

張若塵圍著金猊老祖比山體還龐大的體軀行走,或釋放精神力,或以真理之心的力量感應。

劫天研究了半天,便不耐煩,飛身到它眼眶位置,以雙臂撐開它左眼的眼皮。

「死透了,絕對死透了,應該不是它。再說,它是金猊,是始祖的坐騎,怎麼可能學狗叫?」

劫天搖了搖頭,徹底失去興趣,從金猊眼眶處,順著金燦燦的長毛滑落到地麵。

繼而,他望向散發九彩神光的巍峨天尊墓,道:「問題應該出在這座大墓中,泥土物質非凡,空間穩固,像是能沉壓一片星域,老夫早就想進去一探究竟。大尊的始祖屍身,真的埋在墓中嗎?」

「最好不要輕舉妄動。」

張若塵攔住劫天,隨即將元道老族皇的事講出來。

劫天難以置信,道:「那老傢夥竟然是天尊級,真的假的?如果十二尊石人都是天尊級,一旦出世,必橫掃宇宙,誰擋得住?半祖……都得退避三舍。」

張若塵道:「看守天尊墓的十二石人就已經如此之強,誰知道天尊墓中是否鎮壓著更可怕的存在?」

「有這個可能性。」

劫天捋著白髮,心情變得忐忑,道:「被鎮壓在九重天宇世界中的五尊石人不會出事吧?」

天庭一戰,儲存在張若塵神境世界中的五尊石人異動,掙脫了很多石皮,若不是被九重天宇世界中的始祖力量壓製,有可能已經出世。

如果再加上神秘劍修的半具殘軀,九重天宇世界中封印的凶煞已經非常恐怖,一旦發生意外,讓他們出世,張家和崑崙界必然首當其衝。

誰不心慌?

換做半祖鎮壓著六尊天尊級,也會壓力巨大,需十二分小心。

何況,九重天宇世界下麵的第二儒祖始祖界中,還有更可怕的黑暗殘軀。

張若塵道:「九重天宇世界的始祖力量,可以同時鎮壓冥河和黑暗詭異的一隻手,鎮壓五尊石人應該足夠的。所以,接下來劫老必須萬分謹慎。」

「什麼叫做我萬分謹慎?」

劫天表示不解。

張若塵道:「九重天宇世界中的始祖力量,唯有張家子弟和修煉《明王經》的修士,可以最大限度的引發。接下來,還需劫老帶領張家子弟,進駐九重天宇世界,鎮壓五尊石人、半尊神秘劍修,與始祖界中的黑暗殘軀。」

劫天找到一塊青石坐下,讓自己冷靜,道:「將這麼大的爛攤子丟給老夫,你做什麼?」

「總不能一直被動捱打吧?」

張若塵撫摸麒麟拳套,眼神中透著堅定和絕然。

劫天動容,覺得張若塵的膽子過於大了,勸道:「要不還是先想辦法煉了九重天宇世界中的隱患?一個崑崙界,鎮壓著這麼多凶神惡煞,實在是讓人虛得慌。」

「可以!但我還有更重要的事,做完後,再回來一一將其磨滅。」

張若塵很清楚,要煉殺天尊級,絕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。

哪怕使用地鼎。

更何況,一旦鎮壓在神秘劍修身上的時間力量消失,他是可以自爆神源。哪怕是在地鼎中,天尊級自爆神源形成的天地震盪,也足以破滅一界。

任何一個小小的失誤,都可致命。

除非有足夠的力量,壓製其自爆神源。

張若塵最後看了一眼金猊老祖的屍身,走出墓林。

池瑤、無月、阿芙雅依舊還等在外麵。

阿芙雅頗為關切,問道:「有結果了嗎?」

張若塵搖了搖頭,目光落在池瑤身上,道:「我要去神古巢!」

「好!」池瑤道。

「不過,不是現在,還得再等等。」

張若塵向四周看了看。

天空,星海燦爛。

墓林外,草木蒼芒,在各種奇花異草光華的映照下,隱隱可見遠處的群山輪廓。天地靜寂,萬物皆在沉睡中。

……

夜將儘,天未明。

張若塵的十二皇叔明江王,最近一段時間,處理著東域各地的事務,忙得不可開交,焦頭爛額。

他是煉化神源,踏入神境,擁有了一個元會的壽元。

這不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,但他卻極為驕傲。要達到煉化神源,成為偽神的基本條件,是要先修煉到大聖境界。

而且,也不是每一位大聖煉化了神源,就一定能成功踏入神境。

在張家,在東域,明江王的修為戰力的確不算高,可是輩分高,身份顯赫,自然也就成為張家的主事者。哪怕是池崑崙後代中真神,或者崑崙界的大神,都得給他三分麵子。

作為偽神,他對修為和神道,已經冇有什麼追求,隻想好好享受一個元會的安逸生活,完成老祖宗劫天交代的任務即可。

因此,忙碌半個月後,明江王昨夜早早的便上床休息,並不知道劫天和張若塵回來的事。

直到清晨,王山深處傳來強勁的空間波動。

「轟隆隆!」

整個張家府院都被驚動,破風聲此起彼伏。

明江王披著長衫,推門而出,問道:「發生了何事?是誰敢闖我張家祖地?」

「太爺爺,情況很不妙。」

一位年輕俊秀的男子,還算鎮定的,嚮明江王行禮。

明江王臉色一變:「快去請池瑤女王。」

慕容葉楓走進府院,道:「不必驚慌,是帝塵和劫天回來了!」

「若塵回來了!」

明江王暗暗鬆了一口氣的同時,立即道:「嵐覺,趕緊準備,為老祖宗和帝塵接風洗塵,召集所有張家子弟到祖祠集合,所有人不得喧嘩,吩咐廚房、酒窖、果園、侍女、侍衛、家眷……,該準備的準備,該迴避的迴避。」

張嵐覺是張家年輕一代最傑出的後輩之一,立即領命而去。

明江王看嚮慕容葉楓,道:「我們親自去迎?」

慕容葉楓道:「帝塵和劫天千年都難得回來一次,回來必是有大事在身,未必會參與家宴。再說,東域剛發生了大劫,張家子弟死傷無數……」

明江王點了點頭,立即傳音出去,取消接風宴,改為族祭。

素齋三日。

王山深處的空間波動越來越強勁,伴隨崑崙界的太陽升起,一縷縷九彩色的始祖神光逸散出來,將占地數十萬畝的張家府院完全籠罩。

九重天宇世界,一層疊著一層,與王山中的摺疊空間融合在一起。

始祖神氣和始祖規則,不斷向外擴散。

劫天望著一層又一層世界,即心緒激動,感覺到始祖家族的重新崛起,又有些擔憂道:「有九重天宇世界守護張家,加上九重天宇世界蘊含的資源,張家的確是可以在短時間內恢複元氣。但,這也會成為眾矢之的,成為各方首要攻擊的目標。除非……」

「除非什麼?」無月道。

劫天認真至極,道:「除非張家的實力,可以在短時間內,成長到無人可以撼動的地步。這需要大家一起努力,特彆是張若塵,你得多生些子女。你的子女,幾乎都能成神。哪怕第三代,成神的概率也很高。不像另外兩個,子孫後代成神的難度太大了,概率低得……老夫都懷疑他們是不是大尊的後代。」

趕來王山深處的明江王,恰好聽到這話,老臉一陣

漲紅。

無月清眸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「隻要帝塵願意,老祖宗的期望就一定可以達成。」

說出這話的時候,無月的眼神略微有些異樣。

做為鬼族,無月冇有繁衍後代的能力。

哪怕將來蛻變成死族,能孕育後代的概率也非常低。至於蛻變冥族……冥海和幽冥煉獄飛走後,幾乎已經冇有蛻變的機會。

而一個冇有後代的女子,哪怕彆的方麵做得再好,哪怕是張若塵第一個明媒正娶的妻子,在將來,也不可能成為「一人之下,眾生之上」的帝後。

隨著張若塵鎮壓神秘劍修,一舉威震宇宙,留給她的時間已經不多了!一個潛藏在心中許久的計劃,必須得立即實施才行。

隨著不動明王大尊留下的底蘊逐漸顯露出來,未來張家,超越閻羅族和軒轅家族是完全有可能的事。

這背後蘊含的資源、權勢、地位,諸天都得眼紅。

擁有三個子女的池瑤,在張若塵,在劫天,甚至在所有張家子弟的眼中,都有超過其餘女子的特殊地位。

張若塵主動出擊的想法迫切,但也明白,如今東域還未安定,敵人完全有可能在這個節骨眼上捲土重來,因此,暫時壓下心中複仇的怒焰,準備先將九重天宇世界鞏固,將崑崙界防禦修複。

族祭後,崑崙界的各大勢力和天庭宇宙各界的修士,都知張若塵回了張家,紛紛前來拜訪。

除了無量境的重要客人,其餘拜訪者,張若塵一律推給張紅塵和青夙接待。

時間一天天過去,東域的天空,終於恢複蔚藍。

大地長出草木,生機在不斷恢複。

第八重天宇世界中,張若塵雙手平攤而開。

隨著空間波動傳出,周圍世界,漸漸的,變成暗紅色。

一座暗紅色的古老血海,在他神境世界的深處逐漸顯現出來,竟有數十萬裡廣闊。

血海上,不斷有神光閃爍,陣紋流動。

血海內部,則是一座座散發神芒的宮闕。

正是煉氣士留下的朝天闕!

而那座淹冇了朝天闕的血海,乃是神血彙聚而成,裡麵蘊含從古至今無數強者留下的陣法、結界、禁製。

其中,一些始祖留下的殺戮手段,甚至可以洞穿天尊級的體軀。

這樣的,集防禦和攻擊於一體的力量,誰不想掌控?

當初元道老族皇可以憑藉元道族獨特的天賦優勢,以天地規則,初步的控製朝天闕中的部分殺戮手段。

而作為修煉一品神道的張若塵,自然也想試一試。

無極神道,包含世間一切道,與元道族「化身天道規則」的手段相比,隻會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若能完全掌控朝天闕和這片血海中的力量,張若塵就有自信,以一己之力和七十二品蓮一較高下。

與冥河、元道老族皇、黑手一戰,朝天闕很多地方都損毀。張若塵走進血海後,使用神力,將損毀的地方,儘可能的修複。

最後,穿過清虛殿,來到那片重新平靜下來的血土邊緣。

「嘩!」

神光一閃。

禪冰出現到他身旁。

緊接著,香風襲來,戴著輕盈麵紗的阿芙雅,也進入朝天闕。

禪冰道:「傳說,這片血土,是始祖隱的埋葬之地。許多時代的諸天,都將自己葬在裡麵,想要活出第二世。若能將血土中的諸天屍骨全部挖出,煉成屍兵,雪域星海神軍的威力必將大增。」

張若塵道:「暫時不可輕舉妄動,這片血土極其危險。除非,我能夠先將朝天闕中的各種始祖遺力掌控!」

阿芙雅那雙明亮的清眸,閃爍異彩,道:「若這片血土,真與始祖隱有關,帝塵為何不將血影神母的轉世尋來?」

血影神母是和始祖隱一起誕生在白蒼血土,兩者自然是由非同小可的聯絡。

「小黑,你立即去一趟無定神海,將折仙和影兒接來崑崙界。」

張若塵傳音後,意味深長的看了阿芙雅一眼,道:「始女王融合始祖身後,這是恢複了前世不少記憶?」

「記起了一些意識片段。」

阿芙雅身上無時無刻不散發著始祖道韻,讓張若塵心生熟悉感,很像石磯娘娘身上的那種身在現實,卻又給人虛無縹緲的高深感覺。

讓人很想一探究竟。

這種感覺,張若塵在天尊級修為的禪冰身上,都冇有生出過。

張若塵道:「始女王如今的修為,達到了什麼層次?」

「境界並不比以前高多少。」阿芙雅道。

張若塵道:「但始女王擁有始祖神源、始祖物質,單單隻是這具肉身,與神源中蘊含的神氣、規則,就已經獨步天下。」

張若塵可是見識過走出棺槨的黃泉大帝有多強。

而那時的黃泉大帝,鬼體化霧氣,需要煉化血土才能凝聚實態身軀。

阿芙雅的始祖身,顯然遠比黃泉大帝的鬼體儲存得要好。

禪冰眼神變得灼熱,躍躍欲試。

阿芙雅道:「我也不清楚自己現在的戰力達到了什麼層次,但修為境界決定了我的上限。奧義、戰兵、神座星球,皆限製了我的力量。我聽說,薨天箭落入了帝塵手中?」

張若塵道:「神座星球對始女王來說,意義已經不大。箭道奧義,我也可以想辦法,幫你取。隻要利益足夠,要換取箭道奧義不是難事。但,始女王得明白一個道理,想要獲取,得先思考自己能夠給予多少?」

……

祝各位讀者朋友們新年快樂!放心,今年絕對完本,不會讓大家失望的。

無儘的昏迷過後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愛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萬古神帝(萬古神帝張若塵),萬古神帝(萬古神帝張若塵)最新章節,萬古神帝(萬古神帝張若塵) 辛辛橫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